难得说说自己....

S泰生活
2020
05/23
12:05

不管是大学时代的无名(wretch),或是研究所时代写写pixent ,或是今年成立网站以来,我习惯默默写不会刻意去通知身旁的人们。很感激,当时连搬家都没有附上搬家网址,但还好阅读人数没有归零。因为后台都会有资料,我有默默发现我们读者的黏着度和忠诚度很高。真的很感谢大家喜欢这个平台。或许是同类吸引同类。我的读者都很乖巧很安静,真的和我一样都是走不留言的路线。

我确实是那种文章打很快但回私讯很慢的人,不是回留言的时间慢,而是我一则简单的留言像是朋友家人的私讯,会反覆思考再思考,甚至写好后又反覆修改又修改(到底有多怕写错,所以回私讯对我来说是一个难)。文章是逻辑是发表个人对某件事的观点,反而不太会担心文字容易产生误解。

其实骨子里有点谐星的成分(高中的时候,双胞胎的老弟们有一天就说发现我说话蛮好笑的,我一直觉得我输在长相,谐星的梗好不好笑,长相其实很重要。但博恩夜夜秀的主持人算是厉害)

人,很需要幽默自得其乐,就是会想写皮皮的话,当面的玩笑话大概因为我很爱笑所以从未不小心生火过,但文字譬如MSN或FB其实都很容易在文字交流的时候就不小心有疙瘩或误解(还蛮容易赔上友情的)。还好这几年我对于见面这件事已经没有那幺大的惶恐(我真的是异类,我一度对于久违重逢这件事会莫名的紧张,小学的时候就发现这件事,譬如天天见面都不会彆扭,但开学前七天,想到要见到久违的同学,或回到久违的家乡我就会莫名地极度紧张。我本身都觉得这是很不寻常的。从我开始照顾花圃之后,这种后天莫名怕生的症状算算是好了一大半)其实我小时候天生一度野,然后变成皮,然后小学中学两次转学生的经验让我的个性莫名地无法解释地越来越内敛甚至内向。但又不是绝对的内向。如果我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喜欢我接受我的讯号,感到安心以后,恐慌或紧张的细胞就可以放鬆了。多年来我一直好奇想找出病因。毕竟天生一度那幺皮的小孩,为什幺?而且我的小学生涯算是挺顺利学校生活还算是欢乐(跟其他学生时代相比,真的太顺利了)

我想大概是中学的时候,突然转校(每次转学搬家爸妈都是一周前才通知,就是让人措手不及的那一种,多年后他们的说法是:这样才不会难过太久XD)刚到新环境的时候其实同学都很友善甚至有一点热情,但好景不长,不记得是那个学期的第几次大考(一学期总共三次大考,当时考试规定国文科分数加成五倍,诸如此类)永字八法就是罪魁祸首。总之是老师改错考卷,我当时好事的把题目上出现的字也同时誊写在答案栏(老师把那些多出来的字全都算是扣分),可以理解吗,就是老师改错考卷,可是一差就差了16分,我当时只是走到台前把考卷拿给老师看,老师立马发现自己改错考卷,可是全班多数人都考得挺差的,这时候班上功课好的同学都没有意见都没有坑声,但考不好的同学们就很难接受了,其实我无所谓,我也不是那幺在意。当时,除了拿考卷给老师,我一句话都没有说。也没有要坚持什幺自己的权利。而我毕竟是一个刚到的转学生。现在的我认真觉得一个老师能不能坚持正确的事会影响很多人的命运

在我之前,我的人际关係向来都是很被动的(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至少从我成为转学生以后,我的个性好像就变质成为一个典型的被动体了,我无法主动伸出友谊的手去主动认识我想认识的人(让我破例的大概一两位)。

待续……

老师当时同学时代转学小学紧张文字容易


相关热点

相关推荐